阿弥陀经原文网
标题

鲁褒《钱神论》原文翻译注释出处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来源:阿弥陀经原文网作者:时间:2023-01-24 09:12:13
鲁褒《钱神论》原文翻译注释出处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晋·鲁褒《钱神论》赏析 原文 有司空公子,富贵不齿,盛服而游京邑。驻驾平市里,顾见綦母
鲁褒《钱神论》原文翻译注释出处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晋·鲁褒《钱神论》赏析

原文

有司空公子,富贵不齿,盛服而游京邑。驻驾平市里,顾见綦母先生,班白而徒行,公子曰:“嘻!子年已长矣。徒行空手,将何之乎?”先生曰:“欲之贵人。”公子曰:“学诗乎?”曰:“学矣。”学礼乎?“曰:”学矣。“”学易乎?“曰:”学矣。“公子曰:《诗》不云乎:‘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後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礼》不云乎:男贽玉帛禽鸟,女贽榛栗枣修。’《易》不云乎:”随时之义大矣哉。吾视子所以,观子所由,岂随世哉。虽曰已学,吾必谓之未也。“先生曰:”吾将以清谈为筐篚,以机神为币帛,所谓‘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者已。“子拊髀大笑曰:”固哉!子之云也。“既不知古,又不知今。当今之急,何用清谈。时易世变,古今异俗。富者荣贵,贫者贱辱。而子尚贤,而子守实,无异于遗剑刻船,胶柱调瑟。贫不离于身,名誉不出乎家室,固其宜也。昔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教民农桑,以币帛为本。上智先觉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故使内方象地,外圆象天。大矣哉!

钱之为体,有乾有坤,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朽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後。处前者为君长,在後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馀,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诗云:”哿矣富人,哀哉茕独。“岂是之谓乎?

钱之为言泉也。百姓日用,其源不匮。无远不往,无深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肄。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佑,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後富贵。昔吕公欣悦于空版,汉祖克之于嬴二,文君解布裳而被锦绣,相如乘高盖而解犊鼻: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空版至虚,而况有实。嬴二虽少,以致亲密。由是论之,可谓神物。

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非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洛中朱衣,当涂之士,爱我家兄,皆无已已。执我之手,抱我终始。不计优劣,不论年纪。宾客辐辏,门常如市。谚云:‘钱无耳,可闇使!岂虚也哉,”又曰:“有钱可使鬼,而况于人乎。子夏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吾以死生无命,富贵在钱。何以明之?钱能转祸为福,因败为成。危者得安,死者得生。性命长短,相禄贵贱,皆在乎钱。天何与焉?天有所短,钱有所长。四时行焉,百物生焉,钱不如天;达穷开塞,振贫济乏,天不如钱。若臧武仲之智,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可以为成人矣。今之成人者何必然,唯孔方而已。夫钱,穷者能使通达,富者能使温暧,贫者能使勇悍,故曰’君无财则士不来,君无赏则士不往‘.谚曰:’官无中人,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何异无足而欲行,无翼而欲翔。使才如颜子,容如子张。空手掉臂,何所希望,不如早归,广修农商。舟车上下,役使孔方。凡百君子,同尘和光。上交下接,名誉益彰。”(《艺文类聚》六十六。又《晋书·隐逸鲁褒传》,《御览》八百三十六。案:此篇《艺文类聚》与《晋书》各有删节,今合钞之,尚非全篇,後幅当有綦母先生诘责钱神一段,故《御览》有“黄铜中方叩头对”一段也。成公绥亦有《钱神论》,今别载彼集中。)

黄铜中方叩头对曰:“仆自西方庚辛,分王诸国,处处皆有。长沙越 ,仆之所守。黄金为父,白银为母。铅为长男,锡为适(《御览》作”少“.)妇。伊我初生,周末时也。景王尹世,大铸兹也。贪人见我,如病得医。饥飨大牢,未之逾也。”

最有名的一段:

钱之为体②,有乾坤之象③,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④,行藏有节⑤。市井便易⑥,不患耗折⑦。难折象寿⑧,不匮象道⑨,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⑩。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11),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馀(12),臣仆者穷竭而不足(13)。《诗》云:“哿矣富人,哀此茕独(14)。”

钱之为言泉也(15),无远不往,无幽不至(16)。京邑衣冠(17),疲劳讲肄(18),厌闻清谈(19),对之睡寐,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佑,吉无不利(20)。何必读书,然后富贵!昔吕公欣悦于空版,汉祖克之于赢二(21)。文君解布裳而被锦绣,相如乘高盖而解犊鼻(22)。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空版至虚,而况有实;赢二虽少,以至亲密:由此论之,谓为神物。

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而入紫闼(23)。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24),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25)。洛中朱衣,当途之士(26),爱我家兄,皆无已已(27)。执我之手,抱我终始。不计优劣,不论年纪,宾客辐辏(28),门常如市。谚曰:“钱无耳,可使鬼(29)。”凡今之人,惟钱而已。故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仕无中人(30),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不异无翼而欲飞,无足而欲行。

注释

①本篇选自《晋书·隐逸列传·鲁褒传》。本文名为论,其体实近似赋。文章以酣畅淋漓的笔调揭露了金钱“无德而尊,无势而热”,其力量无处不在的丑恶的社会现象,具有很强的时代针对性。②体:形体。③乾、坤:指天、地。④动静:指金钱的流通和储蓄。⑤行藏:与“动静”同义。节:规则。⑥便易:便于交易。⑦“不患”句:不用担心有所损耗。⑧象寿:象征生命长久。⑨“不匮(kuì溃)”句:意谓金钱的不匮乏象征“道”的运行不息。⑩孔方:古钱币外圆内方,故称。(11)解:开,指使之露出笑容。严毅之颜:严肃刚毅的面容。

(12)丰衍:富裕盈足。(13)穷竭:贫困。(14)“哿(gě葛)矣”二句:语出《诗经·小雅·正月》。意谓乐了富人,苦了孤独无依者。哿,乐。(15)“钱之为言”句:谓钱之所以又叫“泉,的原因。”泉“即古”钱“字,故云。(16)幽:指幽昧的所在。(17)衣冠:此指势族。(18)讲肄:讲学的地方。(19)清谈:即玄谈,指崇尚老、庄,空谈玄理的言论。(20)”钱之“二句:自《易经·系辞上》”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句脱化而来。此以钱比天,谓有钱可万事顺利。(21)”昔吕公“二句:《史记·高祖本纪》载,吕公与沛县令友善,移家沛县,沛中豪杰闻之,皆往贺。”萧何为主吏。主进,令诸大夫曰:’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就在这次宴会上吕公看中了刘邦,后来将女儿吕雉嫁给了他。又,《史记·萧相国世家》:”高祖以吏徭咸阳,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版,指名片。赢二,多送二百文。(22)”文君“二句:《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汉代卓王孙之女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生涯惨 淡,文君当垆卖酒,相如着犊鼻裈洗涤酒器。卓王孙闻之,引以为耻,分给他们”钱百万“,夫妻俩因此得以”为富人“.高盖,很高的车盖,此代大车。犊鼻,即犊鼻裈,古代杂役所穿的围裙,状如犊鼻,故称。(23)金门、紫闼:指皇宫。(24)幽滞:指隐沦而未被擢用之士。拔:提拔。(25)令问:即令闻,好名声。发:传扬。(25)”洛中“二句:洛中,指洛阳。朱衣,代指贵人。当途之士,指居要职、掌大权的人。(27)已已:休止。(28)辐辏(fúcòu福凑):聚集。辐,车轮中凑集于中心毂上的直木。辏,车轮的辐条内端聚集于毂上。(29)”钱无耳“二句:谓钱虽无知,可役鬼神。无耳,指没有听觉。(30)中人:指朝廷中有权势的近臣。

作者

鲁褒西晋文学家。生卒年不详。字元道。南阳(今属河南省)人。好学多闻,以贫素自立。隐居不仕,人莫知所终。《钱神论》中国西晋鲁褒所写讥讽金钱崇拜的愤世嫉俗文章。”孔方“一词源出于此文。见中国古代货币拜物教思想。

《晋书·隐逸传》谓:”元康之后,纲纪大坏,(鲁)褒伤时之贪鄙,乃隐姓名,而着《钱神论》以刺之。“今所见《钱神论》、系严可均《全晋文》据《晋书·鲁褒传》、《艺文类聚》、《初学记》合抄而拼成的。此文虽名曰”论“,其实仍然沿袭辞赋问难之体。文中虚拟司空公子与綦毋先生的问答,极论钱之妙用如神,而语带谐谑,揶揄笑骂,恣肆酣畅。文中精彩之处颇多,如司空公子讪笑綦毋先生不知权变一段,其语本出自典籍;以世俗口吻而唐突圣典,实寓讽世之深意。又如”公子拊髀大笑“,论述钱的价值及功用一段,尤为生动辛辣:”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显然都是愤世疾俗之语。据本传称,此文一出,即为当时痛疾时世者所传诵。

赏析

鲁褒《钱神论》的文学性与思想性

鲁褒的《钱神论》虽然以论名篇,却是一篇赋作。作品通过虚构的情节,推出司空公子和綦母先生两个假设的人物,以二人在京城邂逅为纽带,以其问答诘难的框架结构成篇。赋文主体全是两个被赋予具体身份的人物的言辞而非作者的现身立言,行文追求骈对合韵,其体制明显属于赋作。它的主旨不在以逻辑论证析明义理,诉诸理性思辨,而着力于描摹人情世态,抒发感慨,诉诸于审美激情;立意也是文学家作赋,而非思想家立学术之论。这是《钱神论》突出的特点,也是理解作品应首先把握的问题。赋一开头,先写年轻而富有的司空公子正在京城闹市悠哉游哉,接着写年老而贫穷的綦母先生既学《诗》又学《礼》,以尚贤尚实自诩,正忙于找门路去拜见”贵人“.两人相遇,问答之中司空公子嘲笑綦母先生固陋,拜见贵人而未带礼物,构成赋的发端部分。它引出赋文主体,两人的形貌境遇,相会之地,又成为衬托赋文主体的一幅合宜背景,钱币的神奇可信力量,已隐含在这画面之中。然后司空公子用”钱能通神“的大段议论来”开导“綦母先生,洋洋洒洒,历数金钱如何万能,尚贤如何可笑,对那时社会上金钱权力的无限膨胀作了生动的描绘,对货币拜物教现象作了充分的揭露,铺排夸张,冷嘲热讽,这些内容实际上便构成了《钱神论》的主题思想。具体地看,司空公子在发端部分中”时易世变,古今异俗“的话引出了主体部分对现实社会的描绘和作者对社会风气的批判,而赋文主体部分又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首先写钱币在社会经济生活领域里的功能:

昔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教民农桑,以币帛为本。上智先觉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使内方象地,外圆象天。大矣哉!钱之为体,有乾有坤。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损。难朽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余,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诗》云:”哿矣富人,哀此茕独!“岂是之谓乎?

作者指出,钱币由社会发展进步,上智先觉者创造出它的形制,在商品交易中优越于币帛,作为流通媒体永存。这都是对钱币”为世神宝“的积极意义的阐发。然而,钱币会造成以它为价值标准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状态,金钱能使人眉开眼笑,能使人说出最难启齿的话,能赋予人们不同的地位和命运。文中富人欢乐穷人愁的思古伤今慨叹,含有作者惶惑和对茕独者的哀怜之情。正是从这种认识和情感出发,文章第二层就进一步写钱币深广地渗入各社会领域,对封建政治统治的腐蚀与破坏:

钱之为言泉也!百姓日用,其源不匮。无远不往,无深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肄;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佑,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后富贵……由是论之,可谓神物。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百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谚云:”钱无耳,可闇使“,岂虚也哉!又曰:”有钱可使鬼“,而况于人乎?

从当代衣冠士族的厌闻清谈,见钱惊视,总结到”何必读书,然后富贵“,”钱之所佑,无吉不利“,从历史显赫人士事迹转而描写人情世态,渲染以虚拟人物的亲身经历,点明以流传的俗谚口碑。这构成一幅畸变衰朽的封建仕途官场风俗画。可贵的是,作者对当时社会风气的批判,矛头直指权门势要、甚至最高的封建统治者。历史上吕公、汉高祖为”空版“、”赢二“动情系心,司马相如、卓文君也被金钱所拨弄;现实中金钱昂然进出公侯府第、”朱门“、”紫闼“,甚至皇宫内苑。门第尊卑,权位予夺,仕路穷困显达,决狱生杀胜败,以至人际交往,世态炎凉,这些由堂皇庄严的封建政治权威及制度规章等决定的社会统治秩序的运行,在其强大横暴的表象之下,无不暗中为金钱势力所操纵,金钱仿佛成了主宰人们命运的上帝。这是封建主义政治权力颓败于发展起来的货币势力面前的真实深刻的典型图画。随着金钱势力的无限扩大,必然地产生了席卷全社会的货币拜物教现象。货币拜物教,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拜金主义,它是指人们把货币看成神秘的、超自然的、支配人们命运的力量,因而对货币产生的迷信和崇拜,文中概括出的”有钱可使鬼“五个字,正指出了这一点。作者在揭示这些政治畸变现象时目光犀利,态度冷静,平易和缓的语言里流露出强烈的鄙视嘲讽之情。无所粉饰,不加叹挽,没有盛世复归的呼唤,兴利除弊的规谏。这又超出于士大夫赋作者的思想境界,表现出作者的才识胸襟。但作者并未就此煞住,而又在第三层再写钱币对精神领域传统观念的冲突与亵渎:

子夏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吾以死生无命,富贵在钱。何以明之?钱能转祸为福,因败为成,危者得安,死者得生。性命长短,相禄贵贱,皆在乎钱,天何与焉?天有所短,钱有所长。四时行焉,百物生焉,钱不如天;达穷开塞,赈贫济乏,天不如钱。若臧武仲之智,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可以为成人矣。今之成人者何必然?唯孔方而已!故曰:”君无财,则士不来;军无赏,则士不往。“谚曰:”官无中人,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何异无足而欲行,无翼而欲翔!使才如颜子,容如子张,空手掉臂,何所希望?不如早归,广修农商,舟车上下,役使孔方。凡百君子,和尘同光,上交下接,名誉益彰!

拜金主义的歪风,给社会人心造成了灾难性的戕害。这一段中先引据子夏名言,揭示出儒家标榜的天命论的不可信。作者以现实主义的眼光,看到了天命论观念倾毁的进步意义,也对货币发展具有的积极社会意义抱有欣赏的态度,然而主旨还在于揭示出货币力量对传统的合理观念的扭曲。儒家标榜的人生价值观念,是以智勇才艺加之以礼乐修养,发展自身成为完人,实现人的最高价值。按照司空公子崇信的观念,有钱就有了完美人格,腐蚀了人们对真正完美人格的追求,这就造成了人们精神世界里的巨大悲剧。作者进而写出这种悲剧的种种恶果,描绘了人类精神世界里是非善恶颠倒的一幅风情画,使文章的批判更进一层,揭示出当时社会上存在的一种时代悲剧,至今仍有一定现实意义。

司空公子言论之后,当有綦母先生的辩难文字,但今已亡佚,黄铜中方的答问是今见全文的结尾:

黄铜中方叩头对曰:”仆自西方庚辛,分土诸国,处处皆有。长沙越 NF9AD ,仆之所守。黄金为父,白银为母,铅为长男,锡为适妇。伊我初生,周末时也。景王伊世,大铸兹也。贪人见我,如病得医,饥飨太牢,未之踰也。“

黄铜中方身份来历部分缺佚,从全文看,拟意为姓黄名铜字中方,是钱的代表者。它从合于五行、处处皆有、家世尊贵等方面阐明钱币的积极意义;又揭示出过分崇拜钱币治世之力是末世乱政。醒世讽时的主旨和文体结构格局都合宜得体。

《钱神论》在艺术表现上也颇有独到之处,在风格上能代表西晋后期的文风。它采用的是介于诗和散文之间的赋体形式,讲究铺陈,一气流贯,文笔酣畅饱满,尽情挥洒,能够淋漓尽致地表现主题。其中在虚拟的司空公子的身份上极具匠心。他身为公子因而熟知经典史籍,他以孔方为家兄却被”富贵不齿“.他赞扬钱的积极意义,倾力揭露仕途官场的丑态,语言中平易和雅,感情上怀有积愤而出之反语讽刺,都显得自然而合于情理。赋中熟练地运用了对比手法,有钱在与钱去的对比,有古贤与今士的对比,有天与钱比、命与钱比等等,加强了揭露和讽刺的力量。赋文主体结束之处,司空公子引古论今,形似出于善意的对”凡百君子“的规劝,文意极辛辣,而艺术上举重若轻,又极见其圆熟精练。这种含蓄蕴藉的反讽手法,是此赋艺术上的重要特色。两汉时期的辞赋多描绘自然景观和讴歌太平盛世,鲁褒却用赋来揭露社会弊端,讽刺世态人情,把辞赋的表现功能拓宽到新的领域。可以说,《钱神论》以及稍早的阮籍的《大人先生传》、王沈的《释时论》等讽刺赋,是魏晋文坛上最有光辉和生命力的优秀作品。

《钱神论》的语言丰富精妙、通俗明快、幽默诙谐。”无翼而飞,无足而走“,将货币流通迅速的抽象道理,以借喻写成鲜明的视觉形象,精警动人。”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不能巧笑令人解颐、娇痴引人存问,造语出人意想。”得钱转怒为喜,见钱谈笑风生“,摹写世情又能使人会心。写”京邑衣冠“,见钱眼开,吕公、汉祖喜”空版“念”赢二“,就形貌行事揭其内心意念,可谓入骨三分。至于论事断理的简短精悍,更随处可见,而”孔方兄“的称呼,至今还在人们的口头流传。引据儒家经典,摭拾俗谚口碑,写成通篇骈对排比合韵、间以散句的赋体文字,这也是它超越前贤、独创一家的语言上的特有风格。全篇文句以四言为主,又有五六言、八九言骈偶排比句式穿插连缀其间,力求参差错落有致,整齐中富有变化,使人于顿挫跌宕中沉思凝想。用韵平易自然,随文意转换自如;无生僻难字,有些文句显似当时口语;不追求词采富丽丰赡,音韵铿锵。这些都体现著作者不图当途权贵赏识,不与显达文士争雄,力求于更多寒素读书人中流布传播,讽世谏人的创作用心。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成语名称不可思议成语拼音bù kě sī yì成语...

不可向迩 不可向迩

不可向迩...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成语名称不可分割成语拼音bù kě fēn gē成语...

不可同年而语 不可同年而语

不可同年而语成语名称不可同年而语成语拼音bù kě ...

不可告人 不可告人

不可告人成语名称不可告人成语拼音bù kě gào rén成...

最新文章
不可向迩 不可向迩

不可向迩...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

不可分割成语名称不可分割成语拼音bù kě fēn gē成语...

不可同年而语 不可同年而语

不可同年而语成语名称不可同年而语成语拼音bù kě ...

不可告人 不可告人

不可告人成语名称不可告人成语拼音bù kě gào rén成...

不可偏废 不可偏废

不可偏废成语名称不可偏废成语拼音bù kě piān fèi成...

不可名状 不可名状

不可名状...

不可奈何 不可奈何

不可奈何成语名称不可奈何成语拼音bù kě nài hé成语...

不可侵犯 不可侵犯

不可侵犯...

不可摸捉 不可摸捉

不可摸捉成语名称不可摸捉成语拼音bù kě mō zhuō成...

不可名貌 不可名貌

不可名貌成语名称不可名貌成语拼音bù kě míng mào成...

手机版 网站地图